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老师点评:想象力不凡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8日

  由钱江晚报主办的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进行到第六周,来自杭州市育才中学的语文教师周勇担任本周的评委,评选出小学、初中、高中各组的周冠军及月冠军入围作品。从全体来看,小学生作者们的表示自始自终地抢眼。本周小学组冠军是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从属小学六(4)班的徐琬齐,对于其作品《荔枝姐妹》,周勇教员点评说,“这是一篇想象力不凡的文章”。

  下面就是第六周各组冠军及入围者名单,接待更多的小作家们前来投稿参赛。

  小学组第六周冠军

  徐琬齐 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从属小学六4班

  倪谦益 杭州市竞舟小学六3班

  洪乐婧 杭州市启源小学三3班

  吴承骏 丽水市尝试学校304班

  刘畅 杭州市北秀小学五3班

  初中组第六周冠军

  邵欣羽 金华市十五中初三8班

  赵敏元 萧山区朝晖初中初三

  蔡雨轩 杭州建兰中学初一

  郭一诺 富阳永兴初中九15班

  沈俪娜 杭州东方中学初三2班

  高中组第六周冠军

  李振峰 山东省垦利一中高三20班

  曹佳雯 杭州学军中学高二3班

  许文嫣 浙江台州中学高三17班

  钱欢晶 浙江嵊州中学高一立异3班

  小学组第六周冠军

  《荔枝姐妹》

  徐琬齐 永康市教师进修学校从属小学六4班

  初夏,阴雨绵绵,树林里古木苍天,非分特别风凉。

  在一条荒僻冷僻的小溪旁,发展着一片荔枝林,生气勃勃,枝繁叶茂。“世间珍果更无加,玉雪肌肤罩降纱。”一颗颗荔枝仿佛二八佳人,在枝头几次点头。

  荔枝林中,有这么一对荔枝姐妹,她们虽处一个母体,容貌却判然不同,姐姐先天得利,长得苍白巨大,妹妹命运不济,养分不良,娇小青涩。

  在马太效应的感化下,荔枝姐姐的劣势越来越较着,品相脱俗,有如出水芙蓉。她对着安静的水面照镜子,洋洋满意地说:“妹妹,虽然我们同长在一根枝条上,但我的美貌却胜你十万八千里。”荔枝妹妹听了,不出声。

  荔枝姐姐认为妹妹默认了,提高了嗓门:“你看你,那么弱小,老是穿戴绿衣衫,你这种长不大的娃娃,真为荔枝家族丢脸。”“就是。脸都被你丢尽了。”边上的荔枝也纷纷拥护。

  是呀,老天有时候真是不公允。本是同根生,待遇差万里。姐姐享尽了好处和荣耀,而她不管怎样勤奋,获得的与付出的老是如斯不相等。

  虽然如斯,荔枝妹妹不断没有哀怨,也没有和傲慢的姐姐狡辩,对峙与命运抗争,滋养阳光,弥补养分。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她一点变化都没有,仍然青青的。而荔枝姐姐愈加丰满了,“别不自量力了,我才是最美荔枝。”

  一日,一对母女来到荔枝林。这对一大一小明显对比的荔枝吸引了小女孩的目光,她迷惑地问母亲:“妈妈,你看,这两颗荔枝发展在一路,可怎样会大小纷歧,相差这么大呀?”

  母亲抚摸着小女孩的头,道:“这是由于输送养分的枝条只要一根,强势一方接收了更多的养分,弱势的便力所不及。若是强势的让一步,她们就能平衡发展。不外,如果小荔枝也很强势,大荔枝是不成能长这么好的。”

  “妈妈,是不是大荔枝该当感激小荔枝?是她成绩了大荔枝的美。”小女孩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然界的保存法例,以强凌弱。哎,大的能布施一下小的就好了,哪怕是一点点。”母亲叹了口吻,“在我们社会中,会有保障金搀扶帮助,还有慈善捐助。”

  看着母女远去的背影,荔枝姐姐很不认为然,丝毫没有反映,仍是对妹妹冷嘲热讽,处处贬低她。妹妹仍然没有放弃,默默地存心争取着。

  一只饥渴的大鸟发觉了满树的荔枝,欣喜地下降下来,拍打着同党,径直飞到果形圆润、色泽好的荔枝姐姐前,连肉带核一口吞进肚子里。

  荔枝妹妹获得了充沛的养分,快速成长,化身一位落落风雅、亭亭玉立的“果仙子”。她不只外表出众,并且谦虚内敛。久而久之,荔枝妹妹获得了林子里荔枝们的分歧好评。

  蝶变的荔枝妹妹仍是那么自傲、阳光、敌对

  〖评委教员周勇点评〗 这是一篇想象力不凡的文章,同为姐妹,不克不及互相吃醋。命运对于人是公允的,而机遇则赐与了长进的人。糊口中,恰是有了扶危济困,这个社会才那么夸姣,富有生气。作为弱者的荔枝妹妹在强大的姐姐面前,“仍然没有放弃,默默地存心争取着”,最终,她博得了机遇,而且获得了该当具有的将来。

  初中组第六周冠军

  《终身的戒指》

  邵欣羽 金华市十五中初三8班

  她照旧静静地坐在那张陈旧的板凳上,像一尊千年不朽的佛像。几条白色的细线跟着一根银针飞快地上下舞动着。暗黄的灯光下,她的某根手指闪闪发光,映托着那张显得枯槁却又慈祥的脸蛋

  “叮”地一声洪亮的金属碰撞声,吓得正静心吃饭的我猛然昂首,却看见奶奶握筷子的手生硬地逗留在冒着热气的西红柿蛋汤上方,溅起的汤汁狰狞地散落桌上。妈妈的神色有些难看,轻轻皱了皱眉,嘴巴像鱼一样动了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奶奶的尴尬凝在深深的皱纹里,发抖手拿起勺子捞起汤里掉落的工具。爸爸打破了这微妙的氛围:“没事没事,我再去烧一碗”

  奶奶用纸包起还在向下滴汤的工具,小声地嘀咕本人的不小心,不寒而栗看了妈妈一眼,轻手轻脚地上楼了。

  这眼神使我怅然。我放下筷子,上楼找奶奶。奶奶正静静地坐在床前,玩弄着纸包里的工具,头埋得很低,雪白的头发垂下来,看不清她的脸,纸里闪出的银光却刺伤了我的眼睛。那是不断戴在奶奶手指上的“戒指”——顶针

  童年的回忆如潮流般铺天盖地地涌来奶奶的脊背仿佛永久都不会直。她像一只虾米一样蜷曲在一张有靠背的小板凳上,一手握着鞋底,一手捏着银针,伴跟着板凳“吱吱呀呀”的响声和奶奶哼唱的乡下小曲,一条条白色的细线在鞋底边缘矫捷地跳动着。她时不时地抬起头,对坐在一旁的我和善一笑,脸上的皱纹跟着笑纹扩散开来。

  你能想象,在这项制造温暖的工程里,奶奶的手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以至可能遭到的伤痛吗?这时候,庇护手指的,迎送针的,是那枚刚毅的顶针。

  我总猎奇于顶针上那稠密的凹坑。我摸着奶奶的手,也摸动手指上的那枚顶针,诧异于奶奶的手竟像顶针那样粗拙,我实在无法想象事实是如何的针线活将奶奶的手打磨得如斯恐怖。我只记得家里的棉鞋多得连鞋柜都放不下,我只记得奶奶佝偻的脊背,我只记得奶奶的手指上,闪着最俭朴的光线。

  这缄默安宁的金属,该当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器物。它,藏纳着稠密的痛点,凝结着慈祥的目光,闪灼着俭朴的面庞。所以,奶奶即便是不做针线时,也戴着那枚顶针。

  它是伴跟着奶奶终身的戒指。

  我像小时候一样拉过奶奶的枯槁的手,抚摸过岁月留给回忆的年轮,终究大白顶针为什么会从奶奶的手指上零落:奶奶为我们劳累得太多太多,她的手指已变得又细又短,少了顶针,面前的这双手显得出格空荡荡。我的心像是没有了顶针庇护的手指,被针狠狠地戳了几下,疼得慌。

  我抬起奶奶的手,顶针慢慢穿过奶奶枯树枝一样的手指,面前的一切变得昏黄了。我在心里默念:奶奶,这是你终身的戒指啊,怎样能够摘下来呢?

  〖评委教员周勇点评〗 “这缄默安宁的金属,该当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器物”,一枚顶针一段情怀,奶奶的手是枯槁的,又是勤奋的,它注释了岁月的难健忘忆;她的手又是温暖的,它通过顶针传达了爱。这枚闪闪发光的顶针,就是中华民族沉淀在俭朴勤奋里的性格,就是值得歌咏的宝贵风致。

  (原题目: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教员点评:想象力不凡)

  (原题目:小学组冠军作文《荔枝姐妹》获评委教员点评:想象力不凡)

(编辑:admin)
http://ophouten.com/an/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