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乡村女人素描天涯·新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30日

  天有际,思无涯。

  点击领会《海角》2017年第5期目次及简介

  点击下图一键采办

  村落女人素描

  每个外村的女人,嫁到了我们村,都得被那些已同化了的女人,用视线、唾液和手指头给熨烫戳点一遍,不断到她听了话,服了气,不蛮横了,才会被女人们笑眯眯地采取。

  好比金玉媳妇吧,长得标致,像个城里人,传闻还读过书,家道殷实,当初跟金玉好,纯粹是由于金玉长得斯文白皙,像个学问分子的容貌,大概未来能发财显赫,最差,也能接他爸在镇上棉纺厂的班吧。金玉家的前提也是不错的,可是跟在家里公主一样被娇宠的金玉媳妇来说,那就是高攀了。

  金玉媳妇成婚那天,穿了大红的花棉袄,那料子是绸子的,摸上去滑滑的,凉凉的,仿佛一尾蛇穿越草丛,发出嘶嘶的响声。金玉媳妇的脸,较着有些不都雅,本来是一粒丰满的葵花籽,在鞭炮声声里,变成了瘪瘪的南瓜籽,并且仍是空壳的。冬天的太阳是薄而稀的,仿佛金玉媳妇在宾客面前苍白的一张脸。跟着金玉媳妇“抱鸡”来的男孩,丝毫不管大人之间的胶葛,他只专心致志地守着他抱来的那只喜庆的、有着红艳冠子的公鸡,焦心地期盼着金玉家发给他的大红包。

  金玉和金玉媳妇站在红黄相间的高粱秸编织成的标致席子上,木偶一样,跟着司仪宏亮高亢的“一拜六合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拘谨地鞠着躬。两人对拜的时候,金玉将脑袋碰在了媳妇的胸前,满院子看热闹的人都哈哈大笑,有站在墙头上的光棍儿,乘隙大呼:金玉,轻一点,撞疼了晚上媳妇没法给你暖被窝。站在鞭炮皮两头的金玉,立即红了脸,却是金玉媳妇,像一个欠好伺候的女皇武则天,一直晴朗着脸。于是女人们就在人群里戳点她:瞧这新媳妇的德性,仿佛我们村欠了她八百吊钱,穿得这么豪阔,是显摆家里有钱吧?有钱又能咋样,城里汉子也永久高攀不上。传闻了吧,新媳妇家可着劲儿地挑剔金玉家彩礼掉价、礼仪不到,其实是想断了这门婚事,将她嫁到城里吃国库粮去;此刻好了,国库粮没吃上,还得跟我们一样,过几天就脱了绸子衣服,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

  女人们的嘴永久也不会闲着,若是拿根针缝上了,她们也必然会拆开来,站在喧哗的院子里,血淋淋地继续叨叨下去。她们从金玉家找人去提亲,伐柯人穿了一双破鞋子说起,说到拍照的那一天,金玉媳妇家族的某个女人被怠慢了,差一点将镇上的拍照馆给砸了;还有呢,去接新娘子的拖沓机,路上抛了锚,一车人差一点冻死在冬日黎明前的微光里。不不,这些都不算什么,由于对娘家人款待不周,端了剩饭上桌,金玉媳妇非要金玉给本人家赔不是,金玉被这些漫长无边的婚前礼仪给折腾坏了,拗脾性上来,就是不从!于是,他们还未正式成婚、却早已成为全村旧事人物,房门也不关,当着金玉爹娘的面,就扭打了起来。成果,金玉将媳妇脸上的粉给弄花了,那脸就一面白,一面黑;而媳妇也不示弱,把金玉借来的新衣服,给抓下了一粒纽扣。

  夫妻对拜的时候,知情的女人们都说,金玉是居心撞在媳妇胸前,报那一纽扣之仇的。那扣眼处,为了吉利,金玉他娘给系了一个红布条,看上去不像是遮丑,倒像特地设想的一样,这几多让金玉的颜面挽回了一些。无疑,媳妇脸上的粉,也是细心又补过了的。于是一对新人,就如许像被人强行绑缚在一路的待宰的鸡,倒挂在自行车的后架上,一路凄怆地叫着,送进了婚姻的屠宰场。

  司仪旁边等着撒糖的助手二蛋早就等不及了,金玉和媳妇拜完六合还没有分开席子呢,就将花花绿绿的生果糖,一扬手全撒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在大人双腿和屁股间穿越往来来往的小孩子们,可沾了光,身手强健地抓住了脚下的糖块,剥开糖纸,塞进了嘴里。汉子们底子不屑那点糖,由于接下来撒的就是烟了,仍是过滤嘴的高级烟,传闻为了撒的烟有没有过滤嘴,金玉和媳妇家也闹了一回别扭,最初仍是媳妇家胜出。女人们为了给自家汉子抢一根好烟,全拼了命,也顾不上衣衫整洁和风雅得体了,有的一屁股坐在那根烟上,将之据为己有;有的先下脚为强;有的从好欺负的汉子那里,劈手抢过来;也有的跑到二蛋身边,将还没有撒出去的几根,一把抓过来。院子里闹哄哄的,拥堵着女人们的尖啼声,汉子们的大笑声,小孩子吃惊一样的哭喊声。鞭炮也在这时,被院墙外的人给点燃了,所有声音,都在那一刻被压下去了,就连媳妇娘家抱过来的那只大公鸡,也被吓住了,竟拉下一大泡屎。

  紊乱中,金玉和媳妇早就平安撤离了人们的留意视线,回到婚房里去了。虽然是冬天,可是堂屋的门大敞着,稀薄的阳光越过门槛,洒在砖铺的地面上。人们走来走去,仿佛都在筹划着金玉的亲事,仿佛每一小我在这场婚礼中,都有着不成摆荡的地位。迎门墙上贴着的大红囍字,将每小我的脸,都映得红彤彤的,汉子们像喝醉了酒,女人们犹如从头结了一次婚,心里天然也被撩拨得不安本分起来,有常日里爱眉来眼去的,乘隙避开自家媳妇或者汉子,在人群里言腔调情几句,或者趁拿什么工具的空当,身体碰触一下。女人也不会恼,笑嘻嘻地将汉子的手打掉,还骂一句:没前程,人家金玉也没你这么猴急被骂的汉子很受用地吹着口哨,从头混进了人群里。

  整个村子的人,都汇集到了金玉家小小的院子里,并以家族的表面,送来点份子钱,当然,钱也不是白白送的,带上全家长幼,将这礼金吃回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了这一顿比大年夜饭还要丰厚的婚宴,全村人都喜气洋洋的,小孩子们嘴里含着糖块,还谈论着要吃肥肉炖粉条。能吃上一大块原汁原味的肥肉,是所有小孩子们的胡想。在二八席还没有起头之前,大师曾经从金玉的婚房里跑出来,等着开饭了。院子里挤得满满当当的,每个大人的腿上,都抱着一个馋得口水横流的小孩子,在天井外姑且厨房里赶制好菜的厨师们,曾经在冬天的小风里,满头冒汗。不外大厨们并不焦急,晓得本人是这场宴席的绝对配角,越是有人来催问,越是气定神闲,不急不躁。就连赶着日子来要饭的乞丐们,也有些着了急。

  此日的乞丐是非分特别受主家待见的,他们总会分到一大块肉和一碗肉汤,当然也会有丸子之类的,归正那些好饭,是每一样都捡一点,给乞丐端过去的。乞丐就蹲在有太阳又避风的墙根下,大口地吃着肉,呼噜呼噜地喝着热汤,能够听获得喉咙里吱吱啦啦的声音,让人思疑烫坏了嗓子。但那乞丐却一点事也没有,喝完了肉汤,还要意犹未尽地将珐琅缸子舔得干清洁净,打着饱嗝再伸出手去,要一个大白馒头,这才称心满意地分开。

  估摸着大师曾经垫饱了三分肚子,不至于只顾静心苦吃,不睬会新娘子的敬酒了,金玉这才带着媳妇,端着锡酒壶和酒盅,起头一桌一桌地给人敬酒或者点烟。女人和小孩子们历来都是跟汉子们分隔坐的,很明显他们也是最好伺候的来客,由于能喝酒的女人,并不太多。虚让一下,各自用嘴唇悄悄抿上一滴,金玉和媳妇便敏捷奔赴了汉子的疆场。

  金玉媳妇被汉子们折腾坏了,金玉几个还在打光棍的发小,非要让金玉媳妇点烟不成。点就点吧,每次金玉媳妇方才划着火柴,发小们就嘿嘿笑着给吹灭了,如许几回三番,金玉媳妇脸都气得青了,她恶狠狠白了金玉一眼,那眼神似乎在暗示他,若是再不管管,她就一把火烧了这帮人!金玉虽然长相文气,但也生成没怕过谁,不知怎样的,自这媳妇被引见给了他起头,他就成了村人嘴里的缩头乌龟,脸上老是带着一股子胆寒,以至连腰都有些弯了。公然,媳妇一努目,金玉就下认识地一颤抖,嘴里也立即抖出一句话来:兄弟,这烟就先点上吧,赶明儿我找人给你引见个特地点烟的媳妇。世人哈哈大笑,那光棍兄弟,也就红着脸闭了嘴,老诚恳实地将烟点上了。

  不外喝点小酒就耍酒疯的汉子们,可不这么好哄劝,他们也看得出新媳妇是急脾性,一点就燃,更加地想要借此取乐。金玉想要将媳妇的酒都本人喝了,又怕成婚完了落下怕妻子的口实,只能忍着,看汉子们千方百计找了来由来挽劝媳妇喝酒,即便一人劝一口,媳妇那天也喝下不少。娘家人教的老实,金玉媳妇也是晓得的,脸拉得多长都不妨,唯独不克不及就地就摔酒壶,不然,不只是晚上的闹洞房,当前的日子,更忧伤。

  媳妇脸上就红一块白一块的,仿佛院墙上的白粉太劣质,一场大雨,给哗啦啦冲刷下来大半。女人们吃饱喝足,都将视线射向这可怜的新媳妇,晓得她脸上残存的那些白粉,将近挂不住了,心里便隐约地有些兴奋,但愿有些什么出格的变乱会鄙人一秒发生。

  而履历了一上午折腾的金玉媳妇,却去世人的谈论和视线包抄中,突然间有了朝气。金玉媳妇接下来的反映,让世人大吃一惊,她竟是一个接一个地笑呵呵地敬着酒,对别人的居心为难,也不再变脸,而是利落索性地接过来一口干掉。如许的豪爽,公然镇住了满院子的汉子女人,就连做饭的厨师,也传闻了金玉媳妇的豪气,探头看一眼院子里女王一样的她,幽幽道一句:金玉家要改朝换代了。

  我究竟没有熬到晚上闹洞房。听说金玉媳妇在那剩下的两三个小时里,共同得更是肃静严厉大气,连一群光棍汉子们说的黄色笑话,她也浅笑着照单全收,完全不恼不怒,致使于那群想要玩弄金玉的发小,竟是感觉本人败兴起来。终究有个领头的,轻咳一声,用眼神示意世人,新娘子的不迟不疾,其实是变相的逐客令。临走,金玉媳妇只送了一句话给尚未成婚的愣头青们:归去好好挣钱,争取让嫂子也早一天喝上你们的喜酒。

  汉子们都说,这一句,金玉媳妇说得真是有派头,有旧社会大管家的气势,完全不是新媳妇羞怯怯懦的语气。仿佛成婚的这一扇门一封闭,金玉媳妇就熬成了婆,能够在我们村子里跟其他老娘们一样,昂首挺胸地走来走去,而不会被作为外村人指导排斥。

  每个外村媳妇,都要颠末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像一滴水,融入到村庄这条河道之中,成为不再会被人想起的日常。但金玉媳妇,却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铲平了一切堆积在她门口的棉花杆、玉米秸、朽木疙瘩等妨碍。

  金玉媳妇在成婚后的一个月内,便在家里大马金刀地实施了新政,让本来完全听命于爹娘的金玉,乖乖地朝她挨近过来。媳妇要求分隔锅灶零丁吃饭,做饭刷碗、扫除天井、地里农活,全都做了明白分工,包罗金玉爹娘老子,也别想偷懒。金玉若是暗示抵挡,媳妇立即使出杀手锏:有本领去娶此外女人,归正我不陪你们一家人过!金玉当然不会再折腾一归去娶此外女人,他也晓得爹娘也跟着丢不起这个脸,于是他只能听从媳妇放置,并暗里里抚慰爹娘:你们老两口,放下大权,早点安享晚年多好?归正,她也不会把这个家,朝丢人的路上去废弛不是?

  金玉媳妇当然不会废弛这个家,她只是比此外年轻的媳妇们,早一天扫荡掉了村子里的闲言碎语,让汉子女人们突然间认识到,婆婆做主的时代,很快就要过去了。

  后来有一天,金玉的一个发小成婚,金玉媳妇抱着还在吃奶的孩子,站在院子里看长相柔弱的新娘红脸给人鞠躬,别人都笑新娘的拘谨和羞怯,只要她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明天一觉睡醒,朝猪圈里倒尿盆的,必定是汉子。

  旁边一个热爱碎嘴的女人嗤嗤地笑:一年前你成婚的时候,传闻晚上起床,由于谁倒尿盆的事,把金玉给砸了

  金玉媳妇听了只是笑,却什么也没说,翻开衣服,将奶头塞到孩子嘴里,尔后晃荡着臂膀,哼起一首儿歌,扭头走出了充溢着浓重的鞭炮味道的天井。

  在没有打算生育之前,乡间女人们都可着劲儿生,比着生,仿佛她们生成就是为了生孩子而存活在这世上的。乡间小孩子呢,跟猪羊猫狗、虱子跳蚤、茅草蒺藜比起来,也没有太大区别,不过乎就是猪的爹妈是猪,草的爹妈是草,人的爹妈是人,物种分歧罢了。以至有时候,小孩子还没猫狗的待遇好,没见谁天天追着猫狗打,小孩子倒是常常都免不了被一顿暴打。生下来暴打也就而已,好歹还苟活在这小我世,最可怜的是还没有生下来,像酸葡萄一样挂在娘的子宫壁上呢,就有被拉去堕胎的薄命了。

  如许的命,在打算生育实施之后,不足为奇。按人头点,我读小学一年级时班里的同窗,十有八九都是超生的,也都历经千辛万苦,才逃避被拉去堕掉,或被爹娘自动堕掉的风险。除去想要儿子传宗接代或者避孕失败不得不生之外,我们小孩子完全想不出大报酬何一串串地给我们生弟弟妹妹出来。我们的父辈哪个不是兄弟姐妹七八个?我的五个姑姑们逢年过节来走亲戚,站成一排,只那一模一样的笑嘻嘻的五张脸,也能吓得我宁可尿裤子也不敢出来见她们。我小学同窗红孩兄妹九个,他大姐的孩子出生那年,他娘也生下了他最小的弟弟。若是不是如火如荼的打算生育,他真怕娘跟二姐再角逐着生下一个弟弟妹妹来。

  其其实打算生育实施之前,村子里就有女人受不了被一窝一窝的孩子绑缚住的糊口,偷偷找私家大夫给堕胎了。那时候人们生了病,还很少情愿去病院就诊,一是远,二是要花钱,何况乡间人,动不动娇气地去病院,让人晓得了会笑话。堕胎更不消说了,在人人都卯足了劲儿生儿子的年代,那是丢人的事。媳妇堕了胎,拉回家去,会被婆婆飞一个月的白眼,哪怕媳妇曾经身体不适合继续生孩子,可是,哪个婆婆关怀这些呢?

  母亲还没有出嫁,就跟着村里洪先生学当赤脚大夫,后来又术业有专攻,做了接生婆,于是给人堕胎也成了她延长出来的副业。接生是喜事,母亲和要生的女人,都带着兴奋苦熬着时间。堕胎就纷歧样了,要赶在天黑的时候,才敢出门,有夜色罩着脸面,仍是感觉羞愧。四周静悄然的,可仍是感觉有可疑的声响,在轻手轻脚地慢慢跟着。

  去堕胎当然是由汉子陪着的,也必然需要一个金鹿牌的二八“洋车”来回驮着。在这当口上,若是做下此恶果的汉子,一路上神色难看,以至冷言冷语,女人的心,会霎时枯成一片树叶,哐当一声,从无边的夜色中,坠落进杂草丛生的田边深沟里。以至,两小我还会吵起来,在夜色的掩映下,谁也看不清谁的脸,过去“耕作播种”时的强烈热闹,此刻全烟消云集。女人恐惧着身体即将带来的痛苦悲伤,曾经有了两个儿子的汉子,也埋怨女人身体不争气,他还没好好享受呢,就被这不测到来的孩子给捆缚住了。

  可是总归车子是要向我们村骑过来的。最热的夏季曾经将近过去,空气中的风,带着土壤的潮湿,和想象中手术器械的凉意,不断歇地撩起女人的简直良衬衫。那衬衫仍是她出嫁的时候汉子买的,这一穿,就是五六年。五六年中,她连生了三个孩子,此中两个儿子,再生下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想想仍是算了,就此打住吧。那岁首,乡间没几个男情面愿用妇女主任发的避孕套,那种厚厚肥肥的橡胶套,连小孩子吹气球都费劲,从大队里领了,挂在墙上,落满了尘灰。

  这风也将汉子给吹得心软了一些,想着总归是女人要去受些罪的,虽然家里老太太不断说,这不算什么,当初她小产,歇息了小半天,就又包着头巾,下地去晾晒地瓜干了。女人在乡间,不管生得消瘦仍是粗壮,在汉子眼里,都跟牛马一样健壮耐用,是经得起冬日里粗粝的大风的。可是,另有兴旺生殖力的女人,在汉子眼里,几多仍是值得吝惜的,特别后车座上女人的臂膀,悄悄摩擦着他的后背,有那么一刻,他感觉几乎他就是她的全数支持。他也只能极力地将气味放平一些,将车蹬得平稳一些,仿佛,女人曾经堕胎完了,虚弱得受不住一点风吹草动。

  在如许恬静的夜晚,我们家院子里,欢迎过几多来堕胎的女人呢?怕是连母亲本人都记不清了。来的人大多都沾亲带故的,或者没有什么关系,也会絮絮不休地扯出一个熟识的人来。在这骑车一个小时就能互相抵达的相邻村庄里,由于有了嫁出去的女人们联系着,几多还都是能追根溯源,扯上亲戚关系的。当然,如许的关系,不外是为了让母亲在给女人堕胎的时候,会手下留情一些,温温和缓一些;汉子呢,在接下来的期待时间里,也跟父亲有些话说,不至于让时间变得那么尴尬难熬。

  那时姐姐曾经稍稍懂事,恍惚晓得这是怎样回事,并因而充满了猎奇,跟在母亲后面问东问西。这让母亲心烦,想将她像苍蝇一样轰开;于是父亲一声压低了嗓门的吼声,便将她吼上了床,假装睡觉去了。父母当然不晓得我是早熟的孩子,认为我什么都不大白,放任我像个猫狗,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将一切姐姐想要窥视的细节,尽情纳入眼底。

  母亲进进出出地,将手术钳子、镊子、剪子、酒精、棉球、卫生纸、垫子、脸盆之类的器具,以专业大夫的详尽,一样一样搬进她和父亲的卧室里去。这时候的母亲,有乡镇病院妇科医生无可置疑的权势巨子和骄傲的缄默,所有人都在她的忙碌和缄默中,成为夜晚粗拙的石灰墙上,灰色恍惚的布景。布景中的父亲和汉子,在小声地说着什么,他们聊的话题,我并不感乐趣,不过乎是收获啊播种啊雨水啊施肥啊之类的庄稼人的工作。若在日常平凡,两个汉子在夏季天井里聊天,声音会越过墙头,飘落到别的一家天井里去。可是那晚有些不太一样,父亲和汉子的声音,从一起头,就是墙角的蟋蟀一样,老是担忧着有人从墙角走过,于是那声音就主动降低了,有时候还会完全地消逝掉。茶水续得很慢,常常都曾经凉了,父亲和汉子才想起往来来往喝,由于凉,便一口喝干了。他们还会下认识地发出“吱”的一声,仿佛喝了一杯劲辣的白酒,只是这声音里,同化着一些茫然,这茫然是无方向的,指向亮着昏黄油灯的卧室。

  卧室里母亲事实在做什么呢?我完全不知,但女人疾苦的嗟叹声,却断续地传来。那嗟叹也是压制了的,有些锋利,有些硌人,仿佛石子在玻璃上划过。我听了有些难受,我想父亲和汉子之间的谈话,之所以老是被无缘无故地打断,大约也是受了这声音的影响。听得出女人是用了很大的气力,才胁制住那声音的。在这声音的边缘,还有母亲从未有过的温柔的絮语。母亲在跟女人聊着什么,可是这场对话只要母亲一小我在说,女人则用时强时弱的嗟叹声,勉强回应。

  邻人胖婶家的狗突然间叫了起来,那啼声诡异,荒诞,又语重心长。父亲不由得起身,朝大门口望去。公然,一个汉子缩着肩,闪进胖婶家去了。父亲松了口吻,朝有些严重的汉子道:西边又开牌局了,一晚上在灯下,也不怕蚊子将血吸净了。

  卧室在堂屋的东侧,没有门,只隔着一个褪色的灰白的帘子。那帘子上印着稀少的竹子,暗淡的灯光落在上面,便添加了一些鬼怪的气味。

  当我悄悄挑起帘子的一角,从只容一双眼睛透过的裂缝里看向卧室时,我简直被血腥的一切给吓住了。风从纱窗里缓缓地吹进来,蚊帐落在四面墙壁上的影子,不断地摇晃着。母亲大约被这影子晃得有些头晕,便将桌上的灯移得更近一些。女人裸露的下体,就如许鲜明出此刻我的面前。母亲正将一个冰凉的细长的器械,伸进女人的身体里,不断地扭转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我想飞快地逃开,远离那难闻的让人惊惧的血腥气,可是我的双腿却动不了,仿佛被稀薄的血给健壮地沾在了地上。明明女人在疼得嗟叹,可是我却听到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笑,那笑声越来越近了,终究哗一下罩住了我。在一个巴掌大的肉团,从女人的身体里,啪嗒一声跌落在珐琅盆子里的时候,我惊悚地“啊”一声尖叫起来。

  那啼声轰动了所有人。先是母亲骂了我一句:死妮子,看什么看?!尔后父亲一个箭步冲进堂屋里,将我的一只耳朵垂手可得地提起来,让我头晕目眩地原地转了两圈,又揪住我的眼皮,警告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看你当前还偷不偷看!我的耳朵和眼皮立即火烧火燎地疼。等我揉着红肿青紫的眼睛和耳朵,钻入薄薄的毯子下睡觉的时候,姐姐的声音悄然地传过来:有什么都雅的没?我翻个身,蒙头不睬姐姐。她却愤怒起来,恨恨地冷笑我:挨顿揍,脑子也糊涂了吧?我突然间生了气,用脚努力地踹向姐姐屁股。姐姐生成不是吃气的人,又回踹我一脚,这一脚刚好踹在我的骨头上,很疼,而那反弹归去的力,也硌疼了姐姐。两小我都吓得忍着疼,竖起一只耳朵,倾听着门外的声音。

  只是一切声音都仿佛消逝掉了,连狗叫也没有。又仿佛汉子女人的到来,只是我和姐姐的一场幻觉,或者午夜的黑甜乡。所有人都睡下了,包罗蚊虫和蚊帐上的壁虎。女人什么时候走的呢?

  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然的。我赤脚跳下床去,跑到父母卧室门口,先四下观望一番,才不寒而栗翻开帘子一角。房间里仍是简单的陈列,晚上的阳光从绿色纱窗里透进来,落在床前昨晚放珐琅脸盆的处所。那里除了有一两滴风干的恍惚血迹,再无任何可疑的处所。父母的床上,照旧是叠得整划一齐的黑蓝色条纹毛毯。红砖铺成的地上,有笤帚清扫过的细细划痕。屋檐下的燕子,又跳到窗台上,雀跃地叫开了。院子里传来父母边轧猪草边拌嘴的声音,新的一天,又陈旧见解地起头了。

  我失望地放下帘子,回卧室趿拉上凉鞋,拿着牙缸牙刷走进院子,蹲在梧桐树下的磨刀石上,百无聊赖地刷着。母亲从我的身边走来走去,我几回想叫住她问问昨晚的事,但被浮躁寡言的父亲吓得最终屁都没敢放一声。我的耳朵和眼皮又蜇蜇拉拉地疼起来了,仿佛父亲从头在旧疤上,又拧了一道新伤。

  我很快发觉了母亲的奥秘。门口的杨树底下,总有一两只母鸡刨来刨去地找寻吃食,有时候胖婶家的黄狗也会过来凑热闹,撒一泡尿。可是那天半夜,刨食的母鸡多了两只,那条瘦长的黄狗,也奇异地在树下转来转去,仿佛那里有什么奥秘的工具,在吸引着它们。而母亲则在它们“咕咕咕”“汪汪汪”的啼声里,严重起来。她时不时地就探出头去,轰赶一下母鸡与黄狗。

  我家门口的那一株杨树,非分特别埠粗壮富强。夏季的夜晚,我躺在树下乘凉,昂首看枝叶间显露的一小片鬼怪的天空,那里有无数的星星闪灼。必然有一些星星,是那些娃娃变成的吧?我常常如许惊惧地想啊想,不断想到整个的村庄都恬静下来,而我,也终究消逝在浩大无边的睡梦之中。

  平和平静,作家,现居呼和浩特。次要著作有《笑浮生》《我们正在消逝的村落糊口》等。

(编辑:admin)
http://ophouten.com/an/479/